当前页面:首页 >> 图情世界 >> 正文
《中外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研究》前言
作者:书骨精     发布时间:2017-12-13     信息来源:     阅读次数:【关闭】

时间:2017/11/24  

[作者] 书骨精

[摘要] 进入21世纪,阅读推广逐渐成为我国图书馆界的新兴业务、创新型业务,继而成为主流业务。

[关键词]《中外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研究》 前言

 

进入21世纪,阅读推广逐渐成为我国图书馆界的新兴业务、创新型业务,继而成为主流业务。这是由多种因素引发的:

一是社会发展的要求。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下,各国的发展速度和全球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民素质,而国民素质从哪里来?有史以来,阅读都是提高国民素质最为重要的途径。世界上发达的国家、先进的民族,无一不热爱阅读。不论是出于经验还是出于教训,各国都把促进阅读作为提高民族素质、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法宝,图书馆的基本职能就是通过储存和传播文献促进阅读,故而在阅读推广方面责无旁贷。

二是国际社会的倡导。尤其是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每年的4月23日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199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全民阅读”的号召。这两项国际性计划成为掀起世界性阅读推广潮流的直接杠杆,各国纷纷响应,本身就有阅读推广职能的图书馆首当其冲,成为阅读推广的先锋阵地。

三是行业发展的需要。在世界经济发展速度放缓甚至经济危及间歇性局部发生的形势下,不少国家的图书馆行业面临财政危机,为提高图书馆的社会效益,彰显自身价值,增强图书馆的显示度和存在感,图书馆纷纷提高“活动型服务”的频次和广度,重视举办活动方面的能力建设,图书馆逐步进入“活动时代”,阅读推广则成为图书馆活动的一个重要抓手。受此国际行业趋势的影响,加上我国的经济发展亦放慢速度,加快结构调整,步入“新常态”,我国图书馆以阅读推广为核心的“活动型服务”也迅速升温。

四是行业组织的推动。中国图书馆学会于2009年成立阅读推广委员会,下设15个分委员会,其分支之多、成员之众,使其成为中国图书馆学会下的规模最大的专业委员会,也是离实践最近的专业委员会。在阅读推广委员会的带领下,阅读推广工作在各类型图书馆普遍开展起来,很快形成如火如荼的局面。

在阅读推广由于各种因素而蔚然成为图书馆服务的主攻方向的形势下,我国图书馆迫切需要加强图书馆阅读推广的理论研究,为阅读推广实践提供参考、借鉴和指导。基于此,我们在2010年向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申报了一个项目——“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调查研究”,因为此项目及时地面向现实迫切问题,所以很快获准立项(批准号:10BTQ011)。立项后,课题组迅速从全国范围召集精兵强将开展研究,课题组成员大多是从北京大学毕业的博士,具有副教授职称,对阅读推广的理论和实践探索充满热情。课题原计划于2013年底结题,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一再推迟,经历将近6年的曲折,终于在2016年9月以“优秀”结项,证书号为:20161472,画上了完美的句号。更为荣幸的是,承蒙海洋出版社垂青,将项目成果更名为《中外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研究》,完整地呈现给关心这个项目的社会各界,发挥其应有的社会效益。

本课题是国家社科基金资助的第一个关于“图书馆阅读推广”的项目,在选题上就体现了敏锐性和创新性,在研究内容上的突出特色和主要建树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研究方法上,按照项目标题,我们本来只需要对国内的图书馆阅读推广进行实地考察和问卷调查,拿出一些可资采信的数据即完成项目,因为项目标题并没有要求我们调研国外的阅读推广活动。但是我们认为中国的阅读推广起步晚,全面了解国外的情况,向发达国家学习更为重要,所以在实际研究中,我们主动采用广义的“调查”概念,将“调查”分成了两类,一类是文献调查,通过大量收集和阅读相关文献,全面掌握欧美发达国家,尤其是英国和美国的阅读推广经验,尽可能系统、详细地将它们好的做法引进到国内。另外一类是实地调查,包括亲眼观察、问卷调查、现象分类等,而且兼顾高校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借助了中国图书馆阅读推广委员会中大学生阅读推广委员会、阅读与心理健康委员会的力量,也通过课题组成员所在的山西财经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的学生,请他们在暑假期间调研了本地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在对图书馆阅读推广评估指标的研究中,采用了德尔菲法和层次分析法,既拿出了对活动形式的单项排序评价,也推出了一套综合的评估指标体系。

其次,基于现有研究成果和对阅读推广现象的把握,对阅读推广、图书馆阅读推广这两个最基本的概念进行了探析,为其下了定义。并通过对2010年图书馆阅读推广各种现象的观察,提炼了亟待研究的若干问题。而这些问题的公开提出,对后续的图书馆推广研究具有很大的指导作用。

其三,首次系统地调研了联合国关于阅读推广的整体规划。此前,曾有文章点到联合国关于阅读推广的某项或某几项计划,但是对于联合国关于阅读推广究竟有几项计划,这些计划的先后次序、发展脉络、体系层次,联合国发起这些的计划的动机和目的等问题,则没有人进行全面、系统地探究和介绍。本课题追溯、理清了联合国关于阅读推广的政策的构成及政策之间的延续和更替关系,综述了制定这些政策的动机、目标和推行情况,加深了人们从最宏观的国际层面了解阅读推广的重要性、必要性,从落实“球策”(全球政策)的高度来开展阅读推广。

其四,首次系统地综述、剖析了英国、美国、印度、中国台湾的阅读推广活动,对中国大陆的阅读推广活动也以分类的独特角度进行了扫描。尤其是对风行欧美的“大阅读”活动、美国的“国家图书节”、美国国会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英国的“开枝”活动等进行了重点调研,这些活动都是国际范围内阅读推广活动的典范,弄清其活动内容、活动机制对我国的阅读推广活动具有极大的参考、借鉴作用。以往关于这些方面的调研多是零碎的,多基于二手资料。本课题直接从相关机构网站发布的公告、报告及国外相关论文中汲取资料,全面透彻地综述了相关情况,并且通过分析和建议,便于读者更好地领悟其中精髓,更好地吸收、仿效、改良、创新。对中国台湾、印度的阅读推广活动的调研也有一定的首创性,揭示了海峡对岸和与我们在人口规模方面最为接近的亚洲邻邦在阅读推广方面的进展,富有启发性。对中国大陆的阅读推广的调研选取了分类总结的视角,也有一定新意。

其五,分别对公共图书馆、高校图书馆的读者对阅读推广的需求进行了调研,基本摸清了读者需要什么形式的阅读推广,喜欢由哪些类型的图书馆员开展阅读推广等问题。通过调查问卷方法,获得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的评估指标,对17种常见的阅读推广方式的分项优势、综合优势进行排序。通过德尔菲法,得出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的评估指标,可作为各类型图书馆制定阅读推广活动评估指标的参照。

其六,针对阅读推广活动中的常见的思想分歧,从教育哲学的角度,探讨了经典文献阅读推广、实用文献阅读推广、休闲文献阅读推广这三种阅读推广主张之间的理念交锋的哲学根源,对理解不同的阅读推广理念以及如何凝聚这些理念具有启发作用,也揭示了以相关学科理论指导阅读推广的重要性。面向网络化环境,探讨了数字时代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模式,将其总结为三种模式:社会化媒体推广模式、电子阅读器借阅模式、移动图书馆推广模式。面向全媒体环境,探讨了在读图时代图书馆重视视觉经典的必要性,建议图书馆和博物馆、美术馆联合开展图片读物的阅读推广。

其七,站在全部调研成果的高度,对图书馆阅读推广事业提出了十大建议。以往的研究成果的建议都是眼睛向下看,局限于图书馆如何具体地开展阅读推广活动。本课题结论部分的建议,则是采取跳出图书馆之外,从一定高度俯视的角度,把图书馆阅读推广作为一项事业,放在促进全民阅读的国际大背景下,探讨其在全球、全国阅读推广事业的网状格局中的位置,就如何争取阅读推广的更大主导权、如何推动构建均衡的阅读推广体系、如何改革阅读推广的投资模式与合作模式、如何选择阅读推广大使、如何动员杰出女性支持阅读推广等宏观重大问题献计献策。

其八,为充分吸收美国图书馆界阅读推广活动的先进经验,提升我国图书馆界阅读推广活动的整体化、品牌化、国际化水平,课题组联合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的阅读与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全文翻译了美国图书馆界最主要、最经典的阅读推广活动的指南性文件——由美国图书馆协会公共项目办公室编写的《一书,一社区》,以及最新版的《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EA)“大阅读”项目预算指南》,作为项目的附录,希望对我国图书馆界阅读推广活动的顶层设计能够起到一些启发和参考作用。

因为实现了以上八个方面的目标,所以课题的阶段性成果发表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尤其是有力地引导了图书馆界关于阅读推广的研究。截止2015年11月13日,课题负责人王波的《图书馆阅读推广亟待研究的若干问题》一文,在中国知网以“阅读推广”为关键词的全库论文中,被引用次数排名第一。在该文发表之后,很多论文实际都是对作者提出的“阅读推广亟待研究的若干问题”中的某个问题的展开。王波因为这个项目的成果,以及其在阅读疗法研究和阅读与心理健康委员会的推动工作,已成为图书馆界在阅读推广方面有一定代表性的专家之一,不仅活跃于图书馆界,而且受邀参加新闻出版署关于《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征求意见会议和文化部关于推进全民阅读的征求意见会议。

课题组成员在期刊上发表的22篇论文,共被引381次,篇均被引17次,共被下载16629次,篇均被下载756次。其中有两篇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图书馆学情报学”卷全文转载。因为本课题对国外图书馆阅读推广案例,在全面、具体、深刻等方面均已超过同类著作,所以已成为国内图书馆界研究国外阅读推广案例的主要参考源,当2015年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编纂阅读推广人培训系列教程的时候,这些阶段性成果大部分被作为延伸阅读材料,收录在各册教程中。

当然我们的研究也有不足,主要是:(1)概念、体例、风格有时不够统一。由于出于众人之手,每个课题组成员的领会能力、研究视角不一样,导致偶尔会出现对焦偏差,有的研究游移到宏观的阅读推广,有的严格聚焦于图书馆阅读推广。面向公共图书馆和高校图书馆的调查内容不够一致和均衡,不利于两者之间进行比较。语言风格也有差别。不过这样也便于发挥每个成员的个性,提高研究内容的丰富性。(2)数据新旧不一。由于课题持续时间长,导致同一个课题中的数据,有的来自于4年前,有的则得之于结项前,但是因为时间和精力原因,已经没有可能将早期的调查再来一遍。(3)与计划略有出入。例如在撰写任务书时,打算将日本、新加坡等国的图书馆阅读推广也进行调查,但在实际调研中,课题组成员发现这两个国家的阅读推广情况都已经被相当完备地介绍到国内,没有能力写得更好,很难体现出科研成果的创新性,于是果断舍弃,集中精力于比较重要的国家或介绍较少的国家的案例。

在课题的结论部分,很多建议只是根据调查指出的发展方向,如有足够的时间,课题组能沿着这些方向进一步研究,提出一些具体方案,课题将会产生更好的学术价值和社会效益。

课题中的疏漏有的可以自我发现,有的则不一定能够自我意识到,敬请专家和读者批评指正。阅读推广对图书馆界而言是一个方兴未艾的大课题,我们的研究只是一个先遣性的探索,希望在我们的启发下,更加完善的成果会不断问世,指引这项事业取得更大进步。

 

原文连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2d9f710102xgeb.html

主办单位:滁州职业技术学院 承办单位:滁州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 皖ICP备06012098号
地址:丰乐大道2188号 电话:0550-3854722